25岁红透伦敦40岁破产83岁的她活成现在这个样子

hi!我是职场小司机小伊!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位传奇女性——周采芹。提起她的名字,或许你有些陌生,但是你可能看过她的影视作品:

▲《艺伎回忆录》中的Aunti看到这里,你或许有些印象了,但是你不知道的是,她年轻时可是俏丽的上海滩名媛,是西方狂热追捧的第一张东方面孔,放在现在就是所谓的“高级脸”。

在她的简历上,创下了许多第一:第一位英国伦敦皇家戏剧学院华裔院士;第一位中国007邦女郎;第一位在英国出版唱片的中国歌手;第一位在伦敦和纽约两地领衔主演舞台剧的亚洲演员;……比起这么多厉害的title更值得了解的是:她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从当年红遍伦敦的“流量小花”,到中年后破产跌入低谷,再重新60岁翻红,简直比电视剧还曲折离奇!昨天,我去看了《上海的女儿》,这部电影用90分钟的时间娓娓道来周采芹的人生。今天,就带你走进这位传奇女性的世界。

30年代出生的上海名媛女人为什么要温顺,乖巧?1936年11月30日,周采芹出生在上海,她的父母对她的影响非常大。提起周采芹,不得不介绍一下她父母的故事。

▲左为父亲周信芳,右为母亲裘丽琳周采芹的父亲周信芳是与梅兰芳齐名的京剧大师,是著名京剧“麒派”艺术创始人。她的母亲叫裘丽琳,上海滩鼎鼎有名的裘天宝银楼的三小姐,上海交际圈首席名媛。

▲“惊为天人”不过如此吧这样的大家小姐为了爱情抛弃一切,与一个当红戏子私奔,在当年可谓是轰动上海的“桃色”新闻。母亲的离经叛道,桀骜独立,成了童年对周采芹最深刻的影响。后来,周采芹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不喜欢别人评价我迷人。这表示顺从,女人为什么要温顺,乖巧?”

遗传了母亲的惊人美貌和父亲的表演天赋,17岁时周采芹离开祖国来到遥远的英国皇家戏剧学院,成为该学院历史上第一位华人学生。

但是在戏剧学院的生活并不顺利。文化和生活方式的差异、迷茫不确定的未来、随处可遇的偏见和歧视……

这些并没有打败周采芹,反而让她更有斗志力,她就像丛林的野兽那样凭着本能冲撞和撕咬,在黑暗的森林中拼出一个未来。

▲这部影片让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周采芹的眼神,毫无畏惧地直视镜头,欲望和野心都写在脸上,带着些许侵略性,与亚洲女性柔弱的、温婉的、需要人保护的刻板印象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后来,她结婚了,并且怀上了孩子。丈夫希望她做个全职太太,相夫教子。她不愿意,她想做事业型女人,还有很多未完成的梦,最终还是结束了这段婚姻。“她不是那种需要男人的女人,她是个倔强的小甜饼。”周采芹的好友卡罗后来回忆道。

▲周采芹和她的第一任丈夫在沮丧无望中,她做了一个大胆又痛心的决定——把儿子送到托儿所,越远越好,这样她才支付得起更便宜的托儿费。

因为她要继续完成学业,才能越来越接近她想要的舞台。 60年代的伦敦流量小花我至今还没有教会自己相信命运规则是用来打破的,而不仅仅是用来奉守的。周采芹偏不信邪,她的字典里没有认输二字,她说:“我至今还没有教会自己相信命运。”

顺利毕业后,周采芹给制作人写上百封自荐信,争取表演的机会。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得到了主持一场京剧节目的机会。

一夜之间,她红了!成为了整个伦敦最受瞩目的“流量小花”!大街小巷的人们都热议着这个像奥黛丽·赫本的女孩。

但真正让她名声大振的,还是出演舞台剧《苏丝黄的世界》里的女主角苏丝黄。 这部话剧连演三年,场场爆满,周采芹的名字在伦敦西区威尔士剧院的灯箱广告上闪烁了两年。 也让周采芹成为英国舞台上,最风韵灵动、最深入人心的东方女性形象之一。 当时她出名到什么程度呢? 就连动物园的豹子都以她的名字命名为“采芹”。 伦敦街头的大街小巷都在模仿周采芹chic装扮。 时尚圈的金发美女把头发拉直、染黑,用黑笔把眼睛画成东方式的杏仁眼,纷纷都穿上了旗袍。 周采芹被选为年度最佳着装女性,那一天,楼下的街道挤满了她的粉丝,人们呼喊、攒动,仰望着她。 ▲这种黑白旧照放到今天依然是时尚大片她站在阳台上,拿着奖、捧着花,有些飘飘然,“我第一次尝到了当名人的滋味”。她的野心不止于舞台,她向大银幕发起了进攻,像只豹子一样,迅猛又聪明。 从最初饰演小到《傅满洲》系列电影里的配角,再到《007》里的邦女郎,她只花了短短几年的时间。 这个首位华裔邦女郎,比1997年出演《明日帝国》的杨紫琼,早了整整30年。 她不仅演戏,还唱歌,她唱著名歌曲《第二春》,从英伦红回亚洲。 她在圈内是响当当交际花,拳王阿里是她的座上宾,英国工党领袖乔纳森以和她恋爱为荣,名媛伊丽莎白和她成为挚交。 原本按照这样的剧本下去,周采芹的人生算是非常圆满,但是命运总是会不经意间开一个小玩笑。 40岁遭遇中年危机跌入谷底,东山再起人生如戏。事业达到高潮,人生却跌到低谷。远在中国的父母双双去世,再加上英国经济危机来临,投资的房产血本无归,这让40岁的周采芹一夜入冬。她吞服了大量的安眠药,企图以死获得解脱,最终被救。所有人都觉得这个伦敦最时髦的女人疯了,她还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你以为故事到此就结束了?没有!这个如同豹子一样的女人又一次开始了对命运的反抗。 她说:“我没有要求帮助。我必须要自己走完这段自我反省的道路。求生的决心,再生的勇气,都必须是发自我的内心。”周采芹决定要重回舞台,再次出道。 但在美国,她已经没有了当年的影响力和人脉,完全是一张白纸。 她又再次拾起当年毕业时的倔强和勇气,不停地找机会。一次,在报纸上偶然看到一则来自美国的戏剧招聘,没有任何犹豫,她就只身来到美国波士顿。那是个非常抠门的职业剧社,演员最高的周收入只有90美元。周采芹就在那里过了三年苦行僧般的演员生活。 在最苦最难的时候,周采芹反而更有能量。白天打工、利用业余时间排练话剧、晚上就学习,申请加入塔夫茨大学攻读戏剧专业硕士,并在《奥瑞斯特亚》和《红字》里演女主角,重新在舞台上大放异彩。 周采芹对自己说:“没有出路的时候,就学东西,总有一天能用上。” 60岁的百老汇亚裔女演员教母流行稍纵即逝,但风格永存在塔夫茨大学学成之后,她先回中国帮助中央戏剧学院填补了西方戏剧方法的空白,而她的表演人生并没有停止。 凭借着不服输的精气神,让周采芹迎来了她的“第二春”。60岁时,她和俞飞鸿、邬君梅主演的《喜福会》成为闯荡西方的主流影视剧。并把片中那位傲娇的林多阿姨演绎得入骨入髓。 自此,她也成为了很多百老汇亚裔女演员的灵感和教母。 如今周采芹,依旧依然活跃在银幕和荧屏之上,在为她热爱的事业而努力。时尚先锋香奈儿女士有一句名言,“流行稍纵即逝,但风格永存。”这话放在周采芹身上再合适不过。 周采芹最让人钦佩的不是年少成名,而是在即便是跌入谷底,也不放弃自我,不断学习和反思,专注于自己热爱的舞台。这位常被国人忽略的昔日华裔巨星,值得更多人来了解她的传奇人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