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画略知略知》之“秘园”:暗香依旧的执念生之向往的乐土

你的心中是否深藏着一座柏拉图式的秘园,只要闭上眼睛,就能身处其中。那里没有季节的更迭,没有轮回的无奈,有的只是一段段未被完全封存的记忆,明灭间,总会映现心头。

日月星辉,跳跃着清澈的眼神,秘园里的花盛开在墙角下、溪水边。在每个不经意的角落里,总有几缕芬芳映入眼帘,沁人心脾,那是一种独有的气息,让人贪婪得不愿与人分享。时过境迁,曾经的秘园或许不复华美,但在《名画,略知略知》的空间里,依旧贮藏着独属于它的丝丝密语。

伊迪斯·海勒(Edith Hayllar,1860-1948)是一位英国天才艺术家,以绘制风俗画而闻名。海勒与三个姐姐生活在英格兰沃林福德的一个庄园里,每天需要上4到10节艺术课,以完善其绘画技巧。训练之外的闲暇时间里,女孩们喜欢各种户外活动,时常漫步于幽深的林间与小溪旁。

平静的生活赋予了海勒非凡的艺术气质,她将自己的日常生活绘于画中,创作了这幅名为《Feeding the Swans》的作品。柔和的光线透过密林洒于湖面,洁白的天鹅经不起食物的诱惑而游像案边,而女孩们则坐在不远处的庭院与台阶上,静静地感受着诗一般的田园生活。

心境中的秘园可能是一个神秘莫测的领地,只可自己探索它的来龙去脉。但世事没有永远的秘密,哪怕是再深沉的奥义,也会在岁月的流逝中,慢慢被消解,慢慢浮现出它原本的容貌。

文森特·梵高 (Vincent Van Gogh,1853-1890)是荷兰后印象派画家、表现主义先驱。1868年,他中断了学业,次年在一家国际艺术品交易商处见习。在经历了短暂的工作生涯后,成为了一名福音传教士,并于27岁时正式开始了他的绘画生涯。梵高对农民与田间生活有着极高的热情,常常将其融于画作中,以独特的视角描绘着他所热爱的大自然。

阳光明媚的圣皮埃尔广场(Square Saint-Pierre)对于梵高来说即是一座“情人花园”,1887年,他为此绘制了这幅名为《Garden with Courting Couples》的作品。画中的情侣或漫步于果实累累的栗树下,或坐在蜿蜒曲折的小径旁,这些无不诠释着画者对绵绵情意的渴望。三段失败的情感经历,使不善与人交往的梵高只能将满腔的情感寄托于画作,用无数的色点点染着他浓浓的爱恋。

1882年,梵高与好友高更发生了争执,愤怒之下割掉了自己的耳朵。为了挽回这段友谊,他迎合高更的艺术取向重新绘制了一幅《向日葵》,而那幅插着15朵向日葵的作品也成了他与高更的友谊祭礼。1889年,梵高因痛失友情而一蹶不振,后在圣雷米 (Saint-Rémy)精神病院暂居一年,这也是他生命的最后一年。

在圣雷米精神病院中,梵高创作了这幅名为《The Garden of the Asylum》的作品,浓重的笔触描绘了繁盛的草丛和树木,虽然色彩繁多,但却散发出沉重的忧郁情绪。彼时的梵高因病不许外出,因此只能在诊所的花园中创作。在与朋友的书信里,梵高也提到过,这幅画中的色彩曾一度使他非常焦虑。尽管如此,这位命运多舛的艺术巨匠仍旧在饱经精神折磨的状态下完成了作品的创作,而这花园终究没能成为他生命的庇护所。

能容下生之向往的乐土即是一座理想的秘密花园,而一座理想中的秘园,又怎能缺少一幕理想中的生活呢?

让·奥诺雷·弗拉戈纳尔 (Jean-Honoré Fragonard,1732-1806),法国著名画家、版画家,是洛可可风格最为杰出的画家之一,同时,他也是法国画家弗朗索瓦·布歇(Francois Boucher)最为宠爱的学生。1752年,他获得罗马奖,并在33岁时成为皇家美术协会的会员。

在这幅名为《Blindmans Buff》的作品中,穿着优雅的绅士、淑女和孩子们在仙境般的花园中玩耍、散步、用餐。长势繁盛的花坛、湍急的小瀑布、高耸的树木以及雕刻精美的喷泉构成了一组闲适祥和的风景。尽管弗拉戈纳尔将人物描绘得很小,但他们却极其完美地融于画者精心布局的场景中,不仅没有对景致构成任何的破坏,反而为原本幽静的景观增添了些许生活的气息。

休伯特·罗伯特(Hubert Robert,1733-1808),法国浪漫主义画家。1754年,他前往意大利留学,与洛可可风格画家让·昂诺列·弗拉戈纳尔(Jean Honore Fragonard)一起游历了意大利南部地区。罗伯特是一位极具天赋的装饰艺术家,1765年,他回到法国,被任命为“国王花园的设计师”和“国王画作的保管人”。1766年,他成为了法国皇家学院的成员。

罗伯特善于绘制风景画,以描绘半虚构的古迹画而闻名。他喜欢赋予古迹人文气息,时常将废墟遗迹描绘成大型浴场。在这幅名为《Lavandières Dans Un Parc》的作品中,一群浣衣女聚集在一起,似乎在合力清洗什么。画中的喷泉极其活跃,源源不断地喷涌着清水,也似乎喷涌着生活的欢愉。

除了绘画,罗伯特还是一位卓有成就的园林设计师,他曾为皇室、贵族、以及外国政要设计了诸多庄园。法国大革命期间,他曾被监禁,后侥幸存活下来,并重新担任卢浮宫馆长的官职。

这幅名为《Bathing Pool》的作品是罗伯特最为著名的画作之一。画家经常将自己研究过的古代遗迹、纪念碑合并在一起,这座古老而庄严的建筑位于那不勒斯附近的朱庇特塞拉比斯神庙。画中的雕像源自法国雕塑家皮加利(Pigalle)雕刻的金星及水星雕像,而周围的景致则是画家根据神庙建筑虚构而成的。该作品现藏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内。

秘园是心灵与情感的寄居地,有人在那里筑起了宽大的城墙,一座座秘密城堡拔地而起。而园中之人独自感受芬芳,也独自承受落寞,不愿意轻易被纷争打扰。

卡尔·摩尔(Carl Moll,1861-1945),奥地利表现主义画家,是维也纳分离主义的创始人之一。他是克里斯蒂安·格里芬克尔(Christian Griepenkerl)和埃米尔·雅各布·辛德勒( Emil Jakob Schindler)的学生。1893年,卡尔在德国旅居两年,其笔触开始向印象派靠拢。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他在维也纳自尽。

这幅名为《Le rovine romane a Schonbrunn》的作品是卡尔最为著名的作品之一。浪漫的建筑废墟伫立在密林深处,静谧的氛围展现着画者温润的情感。画中的废墟残骸构成了他心中的秘园,亦是他封闭内心的开始。

托马斯·埃德温·莫斯廷 (Thomas Edwin Mostyn,1864-1930)是英国著名画家,以浪漫而忧郁的风景画、人物画而闻名。他毕业于曼彻斯特美术学院,后于1880年举办了第一次个人画展。受印象派影响,他注重对光影变化的描绘,并将浪漫、忧郁的气氛融于其中,形成了唯美文艺又富于情绪的画作。

在这幅名为《Il vecchio cancello》的画作中,画家向我们展示了一扇古老且满含纪念意义的大门。大门靠近观者的一侧是一个拥有池塘的花园,植物密实地缠绕在建筑上,即便是侵入池塘的台阶也被植物包裹着。而大门的另一侧是一片密林,朦胧的蓝色空间与前景相比形成巨大的反差。一位盛装女子站在大门旁向森林望去,似乎对这幽暗的神秘所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马里亚诺·福图尼·马萨尔 (Mariano Fortuny Marsal,1838-1874)是十九世纪西班牙著名画家,其作品以浪漫的东方主义及战争历史题材为主。他曾在贝勒艺术学院学习,后于1857年获得奖学金。1872年,他在格拉纳达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雷蒙多·德·马德拉索(Raimundo de Madrazo,1841-1920)是西班牙现实主义画家。他自幼随父习画,以高超的技法成为了当时最为杰出的肖像画家之一。

这幅名为《The Garden of the Fortuny Residence》的作品是由上述两位画家共同完成的。画作由马萨尔始创,在其逝世后,马德拉索完成了后续的创作。画作中,马萨尔画出了蓝天、树木以及墙壁的倒影,此外,他还在前景中描绘了一只慵懒的小狗。马德拉索则在几年后遵循马萨尔的理念,将撑伞女子放在了画面右边的黄杨树前。

流转的时光,流转的物是人非,而秘园却是一种恒久的诱惑,它溶解在流淌的岁月中,有色而无形。

奥克塔夫·丹尼斯·维克多·吉连特(Octave Denis Victor Guillonne,1872-1967)是一位法国画家。1901年,他获得了国家旅行奖学金,该奖学金每两年颁发一次,并允许他在阿尔及利亚旅居一年。在此期间,吉连特遇到法国印象派画家欧仁·德拉克罗瓦(Eugène Delacroix),受其影响,他在创作中开始融入大量鲜艳且明亮的色彩。1915年,他改变了原有的创作风格,转而以更加温婉的表达方式来诠释幻梦般的故事场景。

吉连特的妻子非常喜爱种植花草,伴随季节的更迭,园子里的盆栽植物为其提供了源源不断地创作灵感。在这幅名为《Femmes au Jardin》的作品中,三个衣着典雅的女人在花团锦簇的秘园中小憩,她们似乎在谈论着什么,依稀可辨的面庞上闪烁着愉悦的表情。秘园的一角暴露在暖阳下,喻指着画者心中的希望与光明。

传说中的秘园有一扇被施了魔法的大门,透过狭长的缝隙,人们瞥见了被自己长久隐藏的执念。深情的目光穿越了无数个春夏,带着隔世的迷离,却依旧满怀憧憬。恍惚间,秘园不再。暗香中,忽然遇见了另一个自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