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斯堡的“神圣音乐会”

◆周炳揆今年的萨尔斯堡音乐节有点特别,8月3日正式开幕前10天,主办方推出以“神圣音乐”为题材的系列音乐会,作为音乐节的序曲。所谓“神圣音乐”并非一定和教堂、宗教有关,但它们大多比较庄严、肃穆,有合唱团伴唱,甚至还穿插有诗歌朗诵。亚历山大·佩雷拉执掌音乐节总监职位后,要求每一年的“神圣音乐”都有一个不同的“信念”作为主题。今年的主题是“犹太教”。

7月24日,祖宾·梅塔率以色列爱乐乐团和纽约学院合唱团在萨尔斯堡骑术学校充满怀旧情绪的礼堂举行音乐会,第一个节目是勋伯格的《KolNidre》,这是犹太人在其神圣节日“赎罪日”时朗读的经文,勋伯格于1938年作于洛杉矶。接下来是以纳粹对犹太人大屠杀为题材的合唱交响曲《死者复活》,犹太作曲家诺姆·谢里夫作于1985年。还有的《亡儿之歌》。

当然,的《亡儿之歌》和“犹太教”、纪念“大屠杀”等并无直接的联系。值得称道的是当晚的“梦幻”阵容——梅塔、以色列爱乐、纽约学院合唱团均为世界一流,男中音托马斯·汉普森演唱“”可以说是他的“绝技”了,去年汉普森演唱的《少年魔笛》一举获得“E-CH0经典”评选的“年度歌唱家”称号。那天的音乐会,他不仅领衔《亡儿之歌》的男中音,还朗读勋伯格的经文,在谢里夫的《死者复活》中任独唱兼说白。“以色列爱乐”的音乐会博得全场观众的喝彩,难能可贵的是,这种由衷的欢迎是来自萨尔斯堡这样一个历史上有“反犹”传统的城市。

30年前,佩雷拉任维也纳音乐厅秘书长时就有过操办“神圣音乐会”的想法,但一直无法付诸实施。他认为那晚的热烈反应,说明观众希望找到一些理性以外的东西,希望有人向他们阐述自身的价值,而音乐帮助做到了这一点。

持有佩雷拉观点的不是个别人。美国林肯中心艺术总监简·莫斯女士认为当今世界经济危机频发,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处在饥饿状态,人们过度地依赖网络寻求解决方案。而音乐是人们充满活力感受的象征。“神圣音乐”是音乐的一部分,它使人内省、感觉到自己的超然存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